「如果做不了一个归人,我宁愿做一个过客」——评「一代宗师」

Pi:

        我们都知道「大道至简,知易行难」,但是,我们总是忘了后半句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」。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」电影「一代宗师」也就此展开,王家卫也正是通过一代宗师们来展现这整个逝去的武林,这个纷扰的世界,和一位位惆怅的过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境界有三:见自己;见天地;见众生。而北美剪辑版的字幕是这样翻译的「being , knowing , doing」三个境界其实是认知自我的三个过程。成为,了解,超越。李小龙说:“截拳道是自我解放之道。“其实习武也正是寻找自我的一段旅程,通过身体传达到心灵,最后达到「乘天地之正,御六气之变」的逍遥境界。习武到了化境,在身形上,讲求的是舒畅自如,不助长蛮劲,即李安在「卧虎藏龙」中说的「勿助勿长,必以端正为本」。「一代宗师」中王家卫也是用了四位来表现这三个境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「见自己 见天地 见众生」

       在电影中,马三就是「见自己」的代表,「太极十年不出门,形意一年打死人」电影中马三和宫二各成了其父的一手绝活,宫二学的是六十四手,而马三则是学的形意。在马三的世界里,就只有自己,只有武功里的一招一式,就像叶问一开始的那样「错了?躺下咯,站着的才有资格说话」,而在影片的结尾,叶问没再说有这句而是说「千拳归一路,到头来你,就是一横一竖」这就是宗师之路,从见自己到见众生。但是马三只能见自己,从开始的马三暗箱比武开始,宫老爷子就一直点化他,告诉他现在马三已经成了「面子」。不能所有事情暗着来,所以说问马三「刀为什么有鞘?」但是马三却看不见这些,只能按着习武之理回答,惹得老爷子生气,认为其时候未到。马三说「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」这样的人,人生总是在求全,投日之后还想入师门,杀师之后还想送行。他又想着眼前路,又留恋着身后身,说着「宁在一思进,莫在一思停」但是,他是在进了之后依然想着停,好像一切事情都有着两全之道,但是「人生如棋,落子无悔」,人生最难求的就是两全,好像一切的事情都要后悔。未选择的路好像永远比现在走的要精彩,要美丽。马三就是看不见这个「悔」所以见不到天地,「老猿挂印回首望」的关隘不在挂印,而是在回头,马三只是转头,没有回头。眼前路的精彩,身后身的留恋,他这一生也只能在这纠结中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宫二说「我成不了像我爹一样一天一地豪杰,但我不图一世,只图一时」,宫二相比于马三,她敢想敢做,向叶问提出比武;为报杀父之仇,她毅然奉道;奉道之后信守承诺,不迎娶,不传后。叶问也说「宫先生这几年唱念做打,文戏武唱,就差一个转身」同样也是一个转身,而宫先生回「说是人生无悔,那都是骗人的话,要是人生无悔那该多无趣啊」也印证了叶问的那句「大成若缺」。爱是人生最美的事,快乐是人生最真的体会;遗憾是人生最难解的问题,遗忘是人生最难得的解药。于是宫二说「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」,六十四手千变万化,可是人生之复杂又何止六十四手啊,宫二在最美的时候遇到叶问,可是只能图得了一时,悔恨终究不能在心头常驻,只能选择遗忘。可,宫二忘得了吗?一路下来,宫二只有眼前路,好像所有的人生都是奔着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去的,从小开始「父亲说我会迷」,宫二一生就是在迷,不会转身。好像在她的眼中,人生应该就是有一个标准答案一样的东西,仿佛一切都是要达到什么,习武要冲着这三重境界,我走不完的路你要接着走下去。人生的悔恨终究只能选择遗忘,我能完整的做好自己,可是也只能算是见过天地。如果宫二能忘得了,那也不会在复仇之后吸大麻度日,宫二就是这样,想忘忘不了,想转身却发现没有身后身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一线天,去这个名字就是说他离宗师也只有一步之遥了,电影中交代的不清楚,两个版本看完之后,主要能归纳出这样的一线天的故事。溥仪的御用杀手一线天流亡香港,避世营生,向叶问挑战之后,知轻重,知高低,于是在香港开馆收徒。一线天算是见了天地,大风大浪他都过来了,江湖上还盛传着「千金难买一声响」。他也只是守着自己的功夫,遇叶问之前只见过自己,遇了叶问知轻重,知高低。一线天相比于宫二,他敢于回头,敢于转身。马三没有受到师傅的点化,在最后一战输给宫二后,给宫二说了原委后,宫二同样不懂得回头,最后叶问也再三点明「宫先生就差一个转身」,可是宫二还是执迷不悟。也许这转身是指情谊,还是指传承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蛮力是虚的,不需要学习,自然就会,是一股傻劲,力道没用在刀口上,年轻力壮时力气大,却没有那么多经验,尝试冲撞时用的多是蛮力。如今年纪却长,经验多了,气力却已不及当年。电影中叶问从四十不惑之年开始,当人的气力没有那么大的时候,就需要用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人生就如同一场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做事就如同练功,是「一分功,一分松」。松了一环之后再往里面,往紧处练。练松一层后,再进一层,如此层层而上。功力愈深,实力愈强,越不易被击败。影片中见得了众生的是叶问。

       在我心中,执迷不悟,犹犹豫豫是境一;坚定信诺,敢作敢为是境二;懂得回首,宁进莫停是境三。

      「凡情留不尽之意则味深,凡言留不尽之意则致远。」文戏武唱说的其实是叶问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如果当不了一个归人,我宁愿做一个过客」

       叶问说「大成若缺」,我想这就是宗师之路吧。一切都在一个「若缺」上,好像有缺憾,故意留一点缺憾,就像「易经」最后一卦「即济,未济」,缺憾才是最完美的。「若是人生无悔,那该多无趣啊」。这便是过客的无奈,没有了身后身,眼前路又怎能走得从容淡定?一切都是有缺憾的「有缺憾才能有进步」。面对宫二他有情却不敢于表达,宫二向他表白,他也只是像练咏春的三板斧一样,无时无刻地在打太极。怕,不敢,这是他面对的感情的处理办法,我想所有中国式的大侠都是这样的,面对敌人,他们可能干净利索,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那种尴尬与纠结就出来了。侠就是夹缝中的人,他们能像水一样游走于世界,遇道则进,遇弯则拐,或急或缓。侠讲求的是无欲无求,叶问作为一个过客那更是不敢求,「人生如棋,落子无悔」我们之间的恐怕只能是一段缘分了。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。王家卫说「他们守住了尊严,守住了传承,最后守住了自己。」我想这就是过客之悲吧,在漫漫的人生之路上,你我终究只是一个过客。

       「叶底藏花一度,梦里踏雪几回」真正在文戏武唱的是叶问,人生如戏,叶问在其漫漫的宗师路上一直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可是终究是做不回自己,也许那些角色的背后反而不是自己吧。只能做到自己的人终究是成不了宗师,而叶问的奥秘则是在「藏」。境界有三,做自己,演角色,做自己。在宫二死后,叶问说「宫二一生没输过别人,要输,她宁愿输给自己」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,能在自己的岁月中看见你,就是此生最大的幸福了。叶问在自己的世界中又何尝不全是宫二呢?宫二为父报仇断了身后身,叶问为生计来到香港永远不能回到佛山,宫二奉道信守承诺不敢爱,叶问守得住自己不敢应。宫二死后,他才幡然醒悟,原来人生中最难翻越的高山是做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在「卧虎藏龙」中,周润发扮演的李慕白说「我们能触摸的没有永远,把手握紧,里面什么都没有,把手松开,你拥有的是一切。」

       叶问也说「如果当不了一个归人,我宁愿做一个过客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附上截图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评论
热度(22)
  1. 低。Pi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低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